难怪那些小护士这么疯狂,他现在确实有让女人痴迷的资本,不过,见惯了欧明轩那种妖孽,对其他男人免疫也是难免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好,这是我的档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秦梦萦还未说完就被梁南打断。

    梁南一手按住她拿着档案的手背,镜片后后凤眼上挑,染了几分魅惑,“不知道现在的我……还配不配得上你?”

    原以为就算他要追究往事多少也会寒暄一番,没料到他竟然直接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秦梦萦挣扎着缩回手,“梁院长,我只是来应聘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能钓到有钱人,最后却被抛弃,独自带着女儿,现在看着我,当初那个被你嫌弃的穷小子其实就是你一直想要找的有钱人,秦梦萦,走到今天你有没有后悔过?”

    秦梦萦面无表情,“不管我过得怎么样,冷暖自知,不用别人来评判,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也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梁南站起来,双手撑在桌面上,身子前倾靠近,眸子里有一丝狂乱,“怎么会没有关系?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有今天?那时候我觉得有了你就有了全世界,所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可是你为钱离开之后我才知道,这世上唯一不会背叛自己的只有金钱和权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需要看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心理医生?你不就是最好的心理医生吗?做我的情-人怎么样?我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完全陌生,字字伤人的男人,秦梦萦只是暗暗握紧双手,“我想我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A市并不是只有这一家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信不信除了这里没有医院敢要你?”梁南威胁。

    很嚣张的语气,但他现在的确有那个资本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回意大利。”秦梦萦淡淡地扫他一眼。

    梁南的瞳孔蓦然收缩,似是极力忍耐一般,“明天过来上班,我不会骚扰你。”

    秦梦萦狐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信我?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,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让我好图的?”梁南语气尖锐。

    秦梦萦把档案放下,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梦萦走后,梁南一挥手将办公桌上的文件尽数扫到地上,“秦梦萦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?本是想看她后悔痛苦的模样,想看她在自己面前忏悔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依旧和当年一样,什么事都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到最后,看着她现在冷艳动人的模样,失控只有自己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深夜,秦梦萦躺在床上,思绪纷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到了国内安顿下来,却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那人。

    记忆不由得回到了那一年仲夏的雨夜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男生倔强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,只记得女生宿舍楼下,他站在雨中,冷峻的眉宇间令人不忍直视的愤然。

    看到她依旧无动于衷沉浸在数学题里,室友硬扯着她压到了窗台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突然抬头,视线直直地朝她射来,她冷漠地回视,直到他那双眸子里最后一点期待熄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