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厨房回到后山庭院,阳光明媚,微风吹拂,万分惬意。

    纪修染坐在庭院中,手捧圣贤书,慢慢翻阅,聂无忧则坐在纪修染身旁,不时朝着身旁的男人看去。

    “书有那么好看吗。”聂无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尚不及你万分之一。”纪修染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还不等女孩继续说些什么,纪修染将书籍放下“无畏盟的事,似乎并不顺利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女孩却是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的确,无畏盟所面临的阻力,实在是太大了,并且触及了某些老牌大势力的利益,可谓夹缝中生存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其实挺顺利的。”女孩强撑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,顺利便好。”纪修染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聂无忧离开之后。

    “枯骨。”

    纪修染喊道。

    随着纪修染话音落下,一位体型消瘦的男人出现。

    纪修染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书籍,不时翻阅,口中却道“任何对无畏盟有威胁的存在,全部抹杀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男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纪悦看向纪修染“如今我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,童家和周家的残部联合了前地下皇朝的领导人李淳,如今不宜多事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纪修染却未抬眼,只是漫不经心道“做好你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唉,好吧。”纪悦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自家少爷,难道是疯了不成,最近这段时间,是少爷最关键的时期,能否通知整个地下皇朝,就看最近了,并且,童、周两家,对纪修染虎视眈眈,先要擒贼先擒王,先将纪修染除去,这个时间,还调枯骨他们去帮那个不知所谓的无畏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某处大势力总部。

    几位高层如临大敌,这些人,竟悄然无息的潜入了总部,成功避过所有眼线,让他们没得到丝毫的消息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!

    枯骨面色阴沉,站在男人身旁。

    男人身披大衣,带着一副皮质手套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们用计,伤了无畏盟的白枫。”纪修染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然而,却是令人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枯骨看向自家的主子,这一抹笑意,正是代表这个男人,少见的怒了。

    “白枫?”

    某位高层顿时冷笑“我以为是谁,原来是无畏盟的人,以为潜到我们总部就能如何?告诉你们,这里已经补下天罗地网,你们所有人,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天罗地网,早已经处理干净,否则,我们是怎么进来的。”一旁的纪悦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闻声,几位高层的面色顿时一变,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“纪皇,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枯骨问道。

    “纪皇?!”

    见到对男人的称呼,在场众人的瞳孔顿时一缩,他们叫这个男人,纪……纪皇?!

    “纪皇……难道你是……纪家的……纪修染?!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高层全身一颤,不可能,纪修染怎么会与无畏盟,与那个白枫有什么牵扯!这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那纪修染是什么人,虽然在独立州很少露面,很多人不曾见过纪修染的真面目,但,早纪修染还是少年时期,他的凶名……早就已经响彻了独立州!

    “此后,独立州除名。”纪修染淡漠出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此处总部起了熊熊大火,被烈焰所吞噬。

    任何伤害她的存在,他不会原谅,唯有让其消亡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男人披着大衣,似天气有些寒凉,他将大衣轻轻裹紧一些,旋即,带着众人缓步离开,不曾回头。